首页 > 老龄研究 > 国际老龄

荷兰养老欧洲第一的秘密:提倡健康衰老,鼓励老人做完整的人 发布时间: 2016-11-25 来源:澎湃新闻网 作者:

(原标题:荷兰养老欧洲第一的秘密:提倡健康衰老,鼓励老人做完整的人)

11月21日,第九届全球健康促进大会在沪开幕,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发表演讲,提及人口老龄化等情况

    第九届全球健康促进大会11月21日在上海开幕,人口老龄化加快等问题引起关注。作为长期护理和养老体系过去三年一直位居欧洲第一的荷兰,是如何做到的?

10月25日到28日,荷兰卫生、福利及体育部国务秘书范莱茵和长期护理司司长Kees van der Burg先生随率经济代表团来华访问,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分享了其关于中荷两国在长期护理和养老体系方面的想法和建议。

和在一些国家、地区对人口老龄化的普遍担忧不同,Kees van der Burg表示,荷兰在长期护理和养老体系经营的过程中,发展出了以“乐”、“活”为特征的养老体系,提倡“健康衰老”的概念——在一个人身体机能还完善的时候,鼓励老人发挥自己的机能去成为一个完整的人;在老人真正变得衰老需要照料时,通过制度和服务,为他们提供所需要的帮助,以捍卫每一位老人的尊严。

他说,在荷兰,当你60岁时,社区工作人员可能会在为你捧上喜庆的生日蛋糕之时,同时带来一篮子的养老建议,以帮助你进一步认识变老这件无法逃避的事,从而做好相关准备。

“变老也是一件需要学习的事情,”Kees van der Burg说,学习变老这件事,除了是每一位公民的必修课,政府也应该在其中扮演重要的角色。

他建议中国在发展养老体系时,要发扬光大居家养老这一优良传统,激励社会中的人们彼此照料;同时,发展养老体系,需要平衡质量、价格和普及率这三大要素。

荷兰养老工作不断根据现实调整

澎湃新闻:一直以来,荷兰在长期护理和养老体系领域内都是世界的领先者,能向我们介绍相关情况吗?

Kees van der Burg:在过去的三年,荷兰的长期护理和养老体系一直维持在全欧洲第一的水平;而在过去的六七年间,它的水平也一直名列欧洲前三;此外,荷兰更是在2013年的欧洲医疗消费者指数中排名第一,荷兰养老也成为了欧洲的标杆,获得“欧洲最优秀的医疗保健体系”的称号。可以说,荷兰在长期护理和养老领域内已经积累了相当丰富的经验,但是我们也一直在这个领域内寻求更多的交流和改进,以不断根据实际情况来调整和完善我们在这一领域的工作。

澎湃新闻:在你看来,此次荷兰国务秘书范莱因率代表团访华出于何种动因?中国和荷兰两国可以在长期护理和养老方面进行哪些合作?

Kees van der Burg:中国和荷兰都面临着相似的挑战,这种挑战不仅来自于老年人口的增加,更来自于两国都面临着不断改变的社会。两国的社会变化都非常迅速,所以我们应该改革我们的养老体系,除了思考如何应对不断增加的老人人口,建立更加配套的措施;更重要的是,我们双方对于“人的需求”是互补的。中国对荷兰的居家养老与指导体系以及养老院和疗养院很感兴趣,而荷兰则可以学习借鉴中国家庭和当地社区在老年护理方面发挥的巨大作用。围绕着“人”,如何让更多具有专业水平的人,参与到我们的长期护理和养老工作中来等问题,都是我们所关心的。

灵活平衡三大模式+三大要素

澎湃新闻:根据你的观察,中国和荷兰在发展长期护理和养老体系方面,有什么不同之处?可以合作的方面又有哪些?

Kees van der Burg:首先是模式的差别。在荷兰,存在着居家养老、老人公寓养老和养老院养老三种模式;而在中国,目前主要的方式是居家养老。此次代表团相关交流之后,让我比较震撼的是,中国正在居家养老的基础上,有序平稳地推进其他养老方式。而且我欣喜地看到,各种方式可以在中国结合得如此之好。

另一个差别是发展阶段的差别。荷兰在2015年进行了长期护理和养老体系的改革,其主要目标是去机构化,也就是说让更多的人重新回到以居家养老为主要模式的养老体系中去。去机构化使得荷兰在老年公寓和养老院进行养老的人口数量锐减,从80万下降到了20万。改革之后,护理和养老事务的管理权力,更多地从中央政府下放到了当地政府和医保公司之中。

而对于中国来说,发展更加多元的长期护理和养老模式,在政府层面制定更多相对应的政策,在地方促进相关政策的实施,帮助国家在减少养老体系对国家造成负担的同时,促进国家经济的增长,则显得非常重要。

在我看来,荷兰和中国都在重新调整各种养老方式之间的平衡,在这个过程中,双方可以互相学习的有很多。比如,荷兰可以学习中国在居家养老和机构养老之间的平衡,以及长期护理和医疗护理之间的联系。在人员培训上,我们邀请中国卫生部门相关的人员到荷兰进行实地调研和交流。中国的工作人员在荷兰不仅与相关的养老工作人员交流,也与提供养老服务的机构交流,还与荷兰的专家进行交流,再将适合中国实际的经验与实践相结合。中荷可以在提供长期护理服务、质量检测、监督检测指标的实施,以及在人员培训上,进行更多的合作。

澎湃新闻:针对在中国发展长期护理和养老体系,有什么建议?

Kees van der Burg:首先,我的第一个建议是在中国发扬光大居家养老的这一优良传统,从而激励社会中的人们彼此照料。对比荷兰,目前中国面临着更大的挑战,因为中国需要同时学习居家养老、老人公寓养老和养老院养老三种模式。

在这个过程中,需要注意的是,没有任何一个系统可以适用所有国家和地区,因此需要不断调整三种体系使其变得非常灵活。在中国,我们可以看到,没有哪一个单一系统被应用到了全国,因此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我的第二个建议是,在发展长期护理和养老体系过程中,需要平衡质量、价格和普及率这三大要素。通常来说,如果护理和养老服务的质量和价格都高,那么普及率就不会高,反之也会出现其他的问题。荷兰在过去的时间里,一直在努力平衡这三者的关系,以达到为更多民众提供高质量、高覆盖率和适价的相应服务。

提倡“健康衰老”概念

澎湃新闻:在中国,一方面是人口老龄化的速度进一步加快,另一方面是我们针对这一变化尚未完全做好准备。因此,变老在很多中国人眼中看来,似乎是一件沉重的事情。而荷兰在长期护理和养老体系经营的过程中,却发展出了以“乐”、“活”为特征的相关体系,请问荷兰是如何做到的?

Kees van der Burg: 随着人们生活质量的提高,人们的平均寿命变长。但是,每个人的生命都会经历四个阶段。这四个阶段分别是,你很年轻但尚未进入工作阶段、你年岁渐增然后同时进入工作阶段、你停止工作但还能自我料理的阶段,以及你真正变得衰老需要照料的阶段。 

在荷兰,当一个人真正变老(第四个阶段)后,也是一件很悲伤的事,而荷兰的不同之处就是,我们在第三个阶段就开始对老年人进行干预和预防。我们的工作和各种制度,都着眼于鼓励老人在停止工作但依旧健康的阶段时,为社会做出一些贡献。我们思考的问题是,当你进入老年阶段后,不是你有什么问题,而是什么对你来说是重要的问题;在你停止工作却没有变得完全衰老的时候,你如何成为一个完整的人。这里所说的完整的人,不是一个只在身理上完整的人,而是在身理、心理、情绪、社交上都完整健全的人。

所以我们强调在人变老的第三个阶段,向人们传达出一个信号,那就是如何在你变老之前,真正准备好第三个阶段,而且在这个准备阶段,每一个人都是需要得到帮助的,这也是我们试图去做的努力。总结起来就是,我们提倡的是“健康衰老”的概念,在一个人身体机能还完善的时候,我们鼓励老人发挥自己的机能去成为一个完整的人;在老人真正进入第四个阶段的时候,我们通过制度和服务,为他们提供所需要的帮助,以捍卫每一位老人的尊严。

澎湃新闻:可以采取怎样的措施,使开始衰老的人们准备好进入开始变老的阶段呢? 

Kees van der Burg: 变老,是一件需要学习的事情。进入老年的人们需要提前通过学习,在身理和心理上准备好进入老年阶段;此外,社区也需要努力,去帮助我们的居民学习和准备人生的这一阶段。

可以想象一下,当你60岁大寿的时候,社区的人会敲开你的门,在祝贺你60岁生日快乐的同时,向你提供一系列可选择的方案。例如,如果你感觉行动没有那么方便了,或许你需要考虑从交通没有那么便利的地方,搬到距离自己孩子较近,或者具有较高水平医疗设施的地方。此外,政府也要不断学习,去建立更加完善的长期护理和养老体系,并且不断结合实际进行相应的制度改革。如此多管齐下,将有助于长期护理和养老体系在较好的环境生态中不断发展,从而造福我们的民众。


分享到:
联系我们
中国老龄事业发展中心
电话:010-65565505-8000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高碑店东区B5-1
邮箱:chinallsy@163.com
邮编:100025